切带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带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父爱如山般深沉-【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28:09 阅读: 来源:切带机厂家

我的父亲是一个朴实的工人。十多岁的时候,爷爷奶奶就因为饥荒饿死了。父亲只好和大伯生活在一起。

那一年,县里的筑路队来乡下招工,父亲就随着来人一起走了。那时的筑路队活苦,没人肯去。当时没有饭吃,为了糊口,父亲没有其他的选择。人家有父母亲的都舍不得孩子去。同岁的一个父亲的远房兄弟,也被选中。他的父母亲硬是拽住没让走。而那一年父亲也仅仅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

父亲是个诚实的人,虽然不识字,但是任劳任怨。态度积极,不久就给提拔成队长。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墙上到处贴满父亲的奖状。由于工作成绩突出,很快父亲就调到城里,学习驾驶货车。专门运送筑路的材料。象沥青,黄沙,石子之类的东西。从此父亲开始做司机,直到退休。

我们家是个很复杂的大家庭,父亲虽然工作在外,但我们还是和大伯生活在一起的。

那时候,我大伯家已经有五个孩子,还有我一个堂姑也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堂姑的父母亲也都去世了,大伯只好把她留在身边,虽然没有好吃的好喝的,但也不至于饿死。这种大家庭式的居住,直到我七岁的时候因为家境好点了才分开。那时父亲赚来的工资都是如数上交。和大伯一起辛苦养家。

父亲的工资一直是微薄的,点不起我现在的一道菜。可那时我们一家十几口人,全眼指望着父亲那点工资。无论他在外怎么吃苦受累,回到家总是开朗的和我们逗乐。不管生活多么艰难,我从没有见父亲气馁退缩、唉声叹气过。每当黄昏来临的时候,父亲就从我的视线之外精神抖擞的走来。清晨,父亲总是为了这个家,匆匆离去,步履宣昂地出发。那时候,因为家里穷,根本买不起自行车,因此,赶路都是靠步行。

父亲的单位是筑路的,每天往返四十里的路真的不容易。后来单位考虑到他的实际困难,给他发了小旗子。那个小红旗是权利的象征,只要轻轻一挥,路上正在奔跑的车子,马上就停下来。父亲都是这样搭车上下班的。

父亲的单位是事业单位,因为勤劳苦干,父亲早早就转正成了一名正式工人。

那时候,家里的小孩子生病了,单位也是给报销部分药费的。所以,每次我生病了,父亲都要把我带走,到他的单位住下来,去县城的医院把病彻底治好了,才回家。当然去的时候还是要用旗子拦车,我们搭车去县城,我很喜欢父亲神奇的小旗子。因此在我想坐车的时候,我就经常假装生病。

父亲是严厉的,我们姊妹三人都很怕他。他虽然经常和我们玩笑,但从不溺爱我们。父亲教育我们要自立自强,要肯动脑筋,凡事可以独挡一面。做一个坚强有用的人。这一点父亲的教育是很成功的,我们兄妹三人现在都有积极生活的态度,懂事,孝顺,遇事从不退缩,坚强地面对。

秋收的季节来了,父亲经常回家抢收庄稼,匆忙的把自家地里收完,还要帮邻居抢收。同村的乡亲都夸父亲忠厚勤快,他们常常拿着烟,提着酒来感谢父亲。可我从没见他收下过。而我那时,经常神气的坐在父亲自行车上,像一只得意的大将军,父亲推着我走向稻草清香的美丽田野。

沉重的生活让母亲总是唠唠叨叨,喋喋不休,而父亲总是保持沉默。有时候急了,父亲也难免和母亲争执起来。可他从来不骂我的母亲,更别说动手打母亲了。

最气的时候就选择躲开,回来道个歉又和好了。他们就是这样,闹了一辈子,埋怨了一辈子,到最后还是他们的感情最好,也许这种平淡的生活才是最真实的美和最朴实的爱。

父亲,是一座静默的山。宽容和慈蔼使父亲的形象变的高大,他沉默的情怀在我们儿女心中最伟大。

我出嫁的前一天晚上,父亲简单的交待我,以后成了大人了,凡事不可任性强求,到了婆家一定要孝顺公婆,尊敬丈夫。我一一答应,安然睡去。全然不知,那一夜父亲嫁女儿是怎样的心情。快天明时,母亲叫醒我,让我去和父亲告个别。

我慢慢走到父亲的身边:"爸爸!我要走了,感谢你这么多年来抚养我,我一定会孝顺你的。"父亲沉默不语,大颗的泪珠滚落下来,我们泣不成声。

我走了,我再看一眼年迈的父亲。老人没有表情,远远的跟着婚车送了一程又一程,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我身后的背景里。

父亲是坚强的,那是我唯一一次看到他掉泪。

爸爸你不要再辛苦了,余下的岁月就让我们来陪伴你吧!你再也不用为生计发愁,你也不用再日夜兼程的赶路了。你从小没有了父母的疼爱,却让我们在你的怀里尽享幸福。

我很惭愧,我没有为你割过一根草,赚过一分钱。而你从没有让我受过一点点委屈。爸爸,女儿已经长大,不再需要你的呵护,我爱你,爸爸!做你的女儿我很幸福,如果有来生,我还愿意做你的女儿!

现在生活好了,我们也都有了很好的归宿。父亲也退休了。身体也还不错。腰不弯,背不驼,面色红润,气色很好。尽管走起路来和年轻人一样,那满头的白发和深深的皱纹还是可以读出,无情岁月留下的沧桑。年轻时候没有衣服穿留下的冻伤,让他的关节经不起风雨。天气很暖了,父亲还是穿着厚厚的羊皮棉裤。

父亲豁达乐观,经常看到他神采飞扬的和老友一起下棋,有时候乐的得意洋洋,有时候争的面红耳赤!

我的父亲是抽烟喝酒的,印象里抽过丽华,飞马最好也不过大前门,我现在经常给他买红杉树,也会买中华、苏烟给他尝鲜;他喜欢喝酒,我会经常买给他双沟、洋河,也会买郎酒、茅台给他解馋。他血压高,有时因了健康的缘故,要他戒烟戒酒,他骂我,我也憨笑着陪他唠嗑,唠过去的许多岁月,唠我的生活琐事,唠我小孩子的成长……

天津看脱发的医院

卵巢早衰如何调理

NK免疫疗法怎么治疗肝癌

试管婴儿大适应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