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带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带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电影最缺少理性思维和尊重人的基本权利《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7:11:56 阅读: 来源:切带机厂家

中国娱乐网讯 www.yule.com.cn 最近有一部热播的电视剧《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他的导演李骏也是暑期热门电影《惊天大逆转》的导演。李骏横跨影视创作,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他最特殊的地方,是他出身于金融行业,这大概在中国电影的电影导演中很少有先例。

但在投身金融之前,李骏却是正儿八经的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生,同学是王小帅、娄烨等等,这就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了。这些复杂的人生经历背景,也给李骏的电影创作带来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最近虹膜和李骏完成了一次专访,在访谈中我们深深地体会到他身上有那种理工科式的冷静和理性,他对中国电影现状的看法也颇具见地。

“北上广”系列导演李骏导演李骏定义“北上广”系列

下面是访谈正文:

1、今年,你有电影《惊天大逆转》上映、电视剧《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播出,应该说这是你个人丰收的一年,不过你拍的电影和电视剧一个是犯罪类型,一个是都市情感剧,你在创作上对类型有偏好和擅长吗?还是说你将自己定位为多面手?

李骏:我认为我把自己定位为一个相对全能的导演。我大体上都应该算是都可以拍,因为我确实涉猎过不少,不论是喜剧、正剧、谍战类,我应该说都还擅长,这可能就是我所说的「职业导演」。

我目前为止,唯一没有拍过的是古装戏。我也有很多朋友会好奇我拍古装戏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因为他们会觉得我的作品有强烈的个人风格,不知道我拍古装戏会融入什么新的东西进来,因为古装戏还是有一些常规的约定俗成的东西。

2、你说到古装戏,听说你对造型化妆这些细节也很关注,你是怎么参与这方面创作的?

李骏:我会介入到造型方面,不管是现代戏还是其他的,像《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里朱亚文的发型也是我设计的。以及电影《惊天大逆转》里在韩国拍摄的时候,韩国的造型师给李政宰搭配的鞋我一直不满意,因为他是个警察,一身西装,造型师就理所当然搭配的皮鞋。

但我会觉得他警察的身份,办案时需要奔跑等一些展示男性魅力的时刻,最终我们是给他穿了一双切尔西靴。我会注意到这样的细节。现在正在拍的《和平饭店》就更为严格,细致到面料都分很多种。

3、有的导演拍过电影之后,就不愿意再拍电视剧了,你怎么定位这两种形式在自己工作中的比重?以及你怎么看待电影和电视剧在艺术上的区别?

李骏:未来我肯定会更多在电影方面。因为一个特别直接的原因,就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体力可能不足以支撑电视剧的一个拍摄强度。第二个原因,是我觉得电视剧的题材类型,很多我都涉猎过,可能很长时间里不会出现更新颖、更有刺激度的题材。

第三个原因是,我觉得当下的电影市场,不可否认的在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观众的接受度也越来越高了。基于这三点,我会更多的偏向电影,目前项目的储备量也是电影居多。

我认为电影可使用的技术手段会比电视更多、更宽泛,同时因为电影篇幅短的原因,耗费的技术和资金要比电视更大,是观赏形态决定的。声光电的刺激度、精致度肯定是电影更高。

但是不要忘了,(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所有的这一切传递的是内容,如果一个特别好的故事,即使用电视剧来稍微粗糙的呈现,给观众带来的冲击和感悟也是非常有力量的。

一句话来说,电影是一次来得特别猛烈的高潮,而电视剧可能是更为绵长、更为持久的快感。

4、你和王小帅、娄烨、路学长他们应该是同一拨的,但毕业后你有很长时间没有做电影工作,而是去干了金融和商业,当时是怎么想的?

李骏:这个决定其实没有特别纠结,虽然我已经忘了当时做决定的感受。我学电影是特别喜爱电影。当时离开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在我们那个年代,对于电影人来说,没有这么好的条件和市场。

当时,我被分到广西电影制片厂(张艺谋也是在这个制片厂),一开始从副导演做起,那时候年轻,比较幼稚地以为这些单位会特别给年轻人机会,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当时想得还是只有让自己经济独立,才能人格独立。只有获得了经济上的自由,才能获得思想上以及人生其他方面的自由。你知道,我大学毕业的时候,一个月才60多块钱,再加上当时社会形态也在变化,越来越有物质的呈现。

用现在的话说,我那时算是对物质有一个非常理性的认识,再加上我数学还不错,也有理科的思维能力,所以我跳出来去追逐在那个阶段我想拥有的东西。

导演李骏片场工作照导演李骏再导“北上广”系列

5、从商的经历对你后来重回电影创作有什么帮助没有?有没有觉得远离了电影十多年,找不到感觉了?或者说你后来是怎么找回感觉的?

李骏:我认为我对电影的感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其实当你在阅读、当你在思考、当你在想象、当你在生活中体会的时候,这一切都在你的审美、你的情怀或是在人性的悲悯上留下了印记。

我会觉得这些都会呈现在作品中。至于你说一样东西,你长久不做手会不会生,我在一开始回来拍戏的时候,拍《上海往事》(后改名《沧海有情人》)的时候我还在做生意。

我当时也是怕忘了怎么拍,就找到同学刘维新做美术指导(跟李玉导演合作过多部电影),以及花箐做摄影指导(《颐和园》的摄影指导),都是同学嘛,吹个哨子大家都过来了,结果重拾之后还是很熟练,天生都是干这个的吧(开玩笑)。因为我上学的时候也是技术派。

像我刚才说的,从商的经历对我太有帮助了。具体到工作方法上,它会带来很多具有逻辑性的思考、更有条理的工作方法。

坦率地说,这个行业从工业的角度还是相对落后的,管理方面还是有欠缺的。有一些还是作坊式的。我那些经历,经过社会工作的训练,第一会更有效率的工作。

第二点是情绪管理上,金融行业高强度、高压力的工作环境下,方法论的工作习惯在我作为导演身份时,每天处理现场突发状况的能够保持冷静和理性,是很有帮助的。

6、在从商的那段时间,你和电影的关系是怎样的?

李骏:一直是相爱相生的吧。回溯我从商的经历对与错的问题,于我没有多大意义。但是我非常感恩那个时期在生活里所获取的东西,以及对自身的重新的认定。这个是我不仅不后悔,甚至觉得我很幸运的事情。因为我回归到一个普通人的角度,普通人对生活的态度,普通人对电影的认知。

之前就读电影学院读书的时候,在象牙塔里觉得自己很不一样,每个人都会或多或少产生这种不客观的认知,以为自己是艺术家。而到了社会里、特别是商业环境下,每个人为了生存蝇营狗苟,才会发现其实你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你也需要买票去看电影,我在香港的时候,我几乎每天都要去看一场电影。

当时是镭射碟的时期,我后来在广州也是,在那个时期我其实比在北京的大家更多的接触美国大片之类更多元的影片。不管怎样,看电影就是要花钱的,89年的时候,大镭射碟其实是很贵的,买一张碟要1000元左右。租碟一张要花费50元。

我算过一笔账,当时看一场电影电影票加上停车费我差不多要200元左右。那当你自己花了这样一笔钱消费之后,你如果看到烂片的愤怒感会更强。所以这段经历其实让我对电影的审视的标准会更高。

7、中国电影现在热火朝天的现状你如何评价?

李骏:我觉得热总是好的吧,比冷好。但是热到一定程度的话,它自然会要有一个冷却的过程,这也是符合事物发展的正常规律的。总体来说,热比冷好,它让大家开始有了更多的电影热情。一个行业热起来才能有发展,才能越来越健康。冷的状态下大家都心灰意冷,那怎么都不会健康。

8、还有一层意思是,现在资本越来越多的进入,对于这个行业应该带来了很大的冲击吧?

李骏:迷失肯定会有,我觉得中国不仅影视行业,各行各业都会这样,这是我们的国民属性。一窝蜂挤进来的习性,大家都习惯了。我觉得这个东西大家说没有用,只有在这个过程中真的出现崩盘了,才会有所觉醒。

下一次高潮到来的时候,还会再来一次所谓「虚假繁荣」的时刻。这是正常的规律,挡也挡不住。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自然有人清醒,也有人迷失,有人会浮躁,也有人会在浮躁之后沉淀下来。

对于行业来说,大家会说浮躁,对于观众来说,我们会在更多的作品中总是多了一些几率看到更好地作品。不管怎样,从电影的技术水平来看,还是说电影的数量也好,好作品还是在逐年递增的。我认为瑕不掩瑜,总的方向还是好的。

9、你觉得中国电影最欠缺什么?需要从其他行业学习什么?因为你从事过金融工作,可以做一点比较。

李骏:我觉得最缺少的就是理性思维,最缺少的是对人的基本的权利的尊重。我觉得电影行业首先要学会的是,这是一个跟其他各行各业一样的一种正常的职业。因为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样,这个行业是不像其他职业一样有固定休息、法定工作时间的,大家签合同的时候可能都会有一条,自动放弃自己的休息时间。

那如果基本的工作和休息时间都不均衡的情况下,基本权利没有保障的话,当所有的付出只是换来这一点钱的时候,他怎么会尊重这个职业本身或者说尊重这个工作呢。不可能真正的尊重,就没有敬业可言。那没有敬业的话,我们作品的质量肯定就上不去。

而且现在为什么我们做导演的经常说,为什么现在想找好的摄影、好的美术越来越难,因为好的就自己去做导演了。为什么呢?因为不平衡,同样的没有休息,拿的钱和权利都比导演要差特别多,得到的尊重度也差好多。

当这个行业只尊重钱,只尊重明星的时候,明星说什么大家就噤若寒蝉的时候,那这个行业就不会好下去。没有健康的体制、没有法律保障的情况下,其实大家都在出卖自己的灵魂和人权。

电视剧《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二度合作朱亚文电影《惊天大逆转》剧照

10、你喜欢强调「职业导演」的概念,可以解释下这四个字的含义吗?你认为职业导演必备的素养有哪些?

李骏:职业导演简单来说,就是具备完成各种类型电影或作品能力、同时又有着非常专业态度的导演。素养最重要的就是良好的心态。一个职业导演是不会把自我凌驾在作品之上的。简单来说,当你在拍商业片或类型片的时候,你需要的是商业类型片的思维和技术能力,而不是把个人的审美或趣味凌驾到这个类型之上。

11、《惊天大逆转》剧情被设定在韩国,据说这里面有一些幕后的故事,影片下映多时,能否透露一二?

李骏:为什么不在中国拍,是因为公安部没有通过。相关部门可能出于公共安全的顾虑。中影又不想损失掉这样一个好故事,所以就把故事发生地改到韩国去。

12、和韩国电影圈接触过后,你觉得他们有什么地方比中国电影产业强?

李骏:整体上,韩国工作人员很敬业、很有荣誉感。拍《惊天大逆转》的时候,一个道具师会特别认真地会来和你说,这一个道具我找了多少多少种,终于觉得这一个比较合适。

最后我和美术共同选定这个道具的时候,那道具师就会很高兴,他就会很有自豪感。但是,我们今天大多数的从业人员已经没有荣誉感了。

13、最近热闹的贺岁档的电影都看过了吗?不知你是否有喜欢的?

李骏:我唯一看过一部,就是《罗曼蒂克消亡史》。很优美,摄影和画面让人印象深刻。

14、这部电影演员都太棒了,里面让你印象最深刻的是谁?

李骏:王传君这个演员。这个角色他传达的感觉很准确。还有就是杜江,因为我之前和他合作过,我觉得这个戏里他找到了最适合自己气质的角色。

电影《上海往事》

15、电视剧「北上广」系列还打算拍下去吗?成为一个系列,或者说IP?有打算开发成电影项目吗?

答:第三部会在上海。「北上广」现在就是一个IP嘛,哈哈。不会拍成电影,至少在我的角度来说不会拍成电影。

16、「北上广」系列最初是怎么来的?

李骏:最开始我和编剧沈亢其实想写一个现代社会里的「白瑞德和郝思嘉」的故事,就有了这个戏。

17、通过拍摄「北上广」系列,你对当代中国青年人的感情生活有不有一些独到的看法?

李骏:我不知道是否独到,但是我把我对青年人的期望放在作品里了,因为我的孩子们也是青年了,我期望他们用勇敢乐观的态度面对现实。第一部的情感就是勇敢,第二部的情感是乐观。

不光是情感,人生态度上我觉得也是要勇敢乐观的。我觉得青春就是用来浪费的,感情生活我一直提倡的就是别躲、轰轰烈烈的去感受,哪怕错了也没关系,不用太去计较得失。

18、说说跟钟汉良和朱亚文的合作情况吧,这两个演员粉丝特别多。

李骏:《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是我和朱亚文的二度合作。同为金牛座,和朱亚文的合作非常默契,他身上是带着一股劲儿的,是非常有男性魅力的演员。也有智慧,甚至还会拥有一些文艺气,所以我觉得综合起来,用性感来表达他是准确的。同时亚文还是一个技术非常全面的演员,他具备能够去表达你想要传递的人物身上的各种特质的能力。

钟汉良和我只有在电影《惊天大逆转》里有合作,我觉得他有很多的能量和可能性,他自身也有很强烈的愿望去拍突破性的角色,然后他非常敬业。电影镜头需要瞬间给到某一种状态,电视会有事前的走戏之类,所以相比较而言,我跟钟汉良的沟通会更直接、更细致,在工作现场的时候。

19、下一部电影拍什么?

李骏:具体还不能透露,但还是犯罪片。

自体脂肪丰眉弓需要多少钱

产后如何去妊娠纹最有效

眼睛切双眼皮会变大吗

洗牙后牙缝会变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