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带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带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直击雷士股东大会吴长江提名胞弟未列入议程

发布时间:2021-01-22 08:48:39 阅读: 来源:切带机厂家

直到6月19日雷士照明()年度股东大会结束,前董事长吴长江也没有出现。他的实名微博所写将提名胞弟、现任副总裁吴长勇进入董事会的议案,也未进入表决事项。吴长勇对本报记者说,公司方面的理由是在截止期前未提交他的个人持股资料,不满足相关规定。

下午2时,雷士照明股东们步入港岛香格里拉酒店后,过去几年吴长江所坐的最中间的高管席座上,已经是上任未满一月的CEO张开鹏。他任职的施耐德电气,被认为正欲谋求成为雷士第一大股东。辅助吴14年的执行董事穆宇仅坐台下普通席位。

历时40多分钟的股东大会上,与会股东就聘用审计师、宣派股息以及重选穆宇、阎炎、林和平、朱海四人为非执行董事等议题进行投票表决。

当日雷士照明的股价继续下跌6.47%,以每股1.59港元收盘。自5月25日发布吴长江辞任消息至今,其股价已经下跌10.69%,市值缩水5.37亿港元。

吴长江董事提名未成

18日雷士内部一些管理人员对本报记者说,吴长江将在19日股东大会现身,并将有意想不到状况。由于会议主要表决事项是董事重选,外界猜测吴可能会组织吴长勇入替,甚至为显离任后仍有掌控力,会阻击其他机构股东的提名人选。

对于这项众所周知的临时提案,张开鹏在会后对在场记者说,“到目前为止,公司没有收到正式的、符合法律程序的任何申请。”

依照公司章程,股东提名董事人选应在股东大会召开前7日提交相关材料。

吴长勇在电话中对本报记者说:“我们在12日递交了提名议案,但谈鹰发邮件说因为缺少我的个人持股信息,错过了最后期限,没法列入这次大会议程。”吴长勇并未对此回应有倾向性的评价。

谈鹰担任公司首席财务官、兼任副总裁。本次大会的议程一共发布过2个版本,最新6月5日的版本增加了赛富亚洲合伙人林和平重任董事的事项。

本报未能联系到谈鹰回应。但上周末公司董事长阎焱对本报记者说,吴长江的提名应该可以列入议程。

本次大会参会股东都需经过登记信息确认。两名机构投资者代表和记者们一样被挡在了门外,“股权信息登记出了点问题,没法进去。”其中一名代表面露无奈地说。

对吴涉案传闻展开调查

“吴长江没有来。”一位与会机构投资者股东会后对本报记者说。外界关注的董事长、赛富亚洲基金合伙人阎焱和施耐德指派的朱海,也未现身香港会场。会上中籍高层只有张开鹏、林和平和谈鹰。

就在年度股东会召开前2小时,雷士照明突然发布公告,指公司董事会已知悉近期部分媒体就有关吴长江涉及中国政府机关调查所作报道的传闻,并表示“董事正在对所谓的有关吴长江的调查及相关事宜对本公司所造成的影响(如有)展开调查。”

在近20分钟的提问环节中,只有一个股东的问题涉及吴的离任对雷士照明的影响。

“尽管雷士照明的执行总裁发生了转变,但公司的战略、市场行为和运营结构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张开鹏在股东会上回应该股东,雷士照明的生产经营状况一如既往。

对于雷士照明的滞后反应,谈鹰在会后对记者解释,涉及吴长江被调查的报道出现后,管理层曾第一时间致电吴长江,但当时吴回复指所有报道仅是传言,因此未在第一时间做出公告。

对于调查的具体内容,张开鹏表示,自己只负责公司的运营,除了公告阐述的内容,没有更多补充。一位董事对本报记者说,这份公告从上周起一直在更改措辞,因董事会不确定中国官方的调查程序。被视为亲吴长江方面的穆宇没有回应记者的采访要求。

上周五,接受一家港媒采访时,吴长江曾透露将继续增持股份并维持第一大股东地位,并表明在调整一段时间之后将回到雷士照明。目前,吴长江的持股比例已经增至19.19%,超过两位策略性股东赛富(18.48%)和施耐德电气(9.21%)。

对此张开鹏则强调,回归及增持是吴的个人选择和个人投资行为,无法代他做出任何回答。

吴长勇对本报记者说,近期包括股东大会后都未能联系到吴长江,就董事会未将提名列入议程一事,吴也没有发表过评论。此前吴的岳父岳母也曾对媒体称,无法联系在境外的吴长江。

“吴自己过去说过,大股东并不一定就有掌控力。对雷士来讲最核心的资源是销售渠道(经销商)。”吴长江的一位大学同学,同时曾任雷士系高管的人士对本报说。

仙灵剑OL官方版

联众游戏世界

铁甲突击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