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带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带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龚海燕背后男人郑金礼没有梯子的91外教爬得更好

发布时间:2019-01-14 13:29:19 阅读: 来源:切带机厂家

龚海燕背后男人郑金礼没有梯子的91外教爬得更好编者按:二次创业的龚海燕正处于人生中的艰难时刻,在断臂求生关掉梯子网、那好网之后,她重回91外教网原点,外界直呼看不懂。这会成为龚海燕最后的救命稻草吗?昨日,龚海燕助理、91外教CEO郑金礼接受本刊专访,讲述了他的反思和91外教走向。不难看出,这家历经波折的公司,正在从激进、大而全走向务实、专注。也许,这犹如一计制冷剂,给暴热的互联网教育市场降降温,那些被流量和收入冲昏头脑的人醒醒了。

梯子网倒下之后,龚海燕如人间蒸发一般,纵使媒体兄弟们踏破铁鞋,也难寻“小龙女”归处。

于是,当91外教CEO郑金礼现身沪江网主办的“2014年全球互联网教育创业者大会”时,立即成为被“拷问”的对象——梯子网为什么倒掉?为什么留下91外教?91外教接下来怎么走?

面对主持人连珠炮似的发问,郑金礼的关键词是“专注”,他坦陈这是梯子网倒下带给他的最大反思,“其实我们项目挺好,关键是我们做的事太多了。我们往往刚占领一个山头,又跑到另一个山头,后来发现一个山头也没守好。(有一点)对于每个创业者都适用,就是专注。”

相比龚海燕在邮件中所说的失败原因——“过于乐观冒进,战线拉得太长,以至于几个月前就花光了公司融资,一直在用自己的资金支持公司运转”,郑金礼的反思更加彻底。

除了专注,梯子网的动荡也让郑金礼意识到,教育的本质是教育,在线只是方式,就像三国演义、红楼梦等经典著作,无论采取什么载体,关键是内容要足够好。这也是他们选择回归91外教的原因,比起梯子网、那好网,91外教已经有两年积累,教学研发更成熟。

2013年11月,梯子网上线后,140人团队中有120人主做梯子网,只留下20人维护91外教。没想到,被龚海燕打入冷宫的91外教,竟成为她最宝贵的资产,某种意义上,这也是她的救命稻草。

后来随着危机浮现,龚海燕将目光重新投向91外教,郑金礼主动请缨接管这块业务。当年他单独创业做的项目与91外教类似,网上流传的《一个大学生自述:我是如何把公司作死的》的作者就是郑金礼,此时他担任龚海燕的助理,参与并见证了龚海燕的创业过程。

过去9个月,郑金礼带着团队专门完善91外教的各种细节。比如,构建内部CRM体系,完善用户的体验、教学和服务,随后又推出学管师服务;加强教研体系的研发,他希望重拾人们对91外教的信任——这种信任并非91外教多么完美,而是前后一致,始终如一。“教育是系统的服务行业,需要半年、一年甚至更长时间,这对公司的系统服务能力是很大考验。”

据其透露,91外教将从两方面进行调整。

首先,改变一对一的模式。“一对一真人课堂”,曾是91外教的招牌,现在郑金礼发现,这种模式存在几个问题:一是产品很难标准化,如果有一万名老师上课,每个老师情况不同,教学质量难以把控;二是一对一运营成本高,利润率低。事实上,外语教学中,像语法等知识类内容,完全不必要一对一,标准化就可以。他计划把91外教的课程体系拆分成大班、小班和强化输出的一对一模式,既可满足不同用户的需求,也能做到产品标准化与个性化兼顾。前不久,主打一对一中小学个性化辅导的学大教育,也在稀释一对一的比例。

其次,控制营收速度。和很多互联网思维一样,91外教、梯子网过去都以营收为引擎,先把用户量做上来。跌了跟头之后,郑金礼意识到,如果根基没打牢,就盲目扩大用户量,反而会损伤品牌,最终会损失用户。教育是个慢活,急不来。他们现在更多以能服务多少人为指标去制定招生目标。目前91外教网上付费用户4000人,郑金礼计划年底把用户做到5500人,营收250-260万。

他认为,营收做大并非难事,如果花大力气营销,会吸引更多学生过来,教育是先付钱后服务,现金流上来了,营收很容易上去。但他不希望像有的教育公司那样,不到一年时间把营收从2亿做到10亿,但之后再也上不去了。据说,那家公司做大营收的办法很简单,扩张校区,校区多了营收就上来了。

如果真如郑金礼所言,91外教从此专注,未必不会柳暗花明。毕竟,目前比较有前景的在线教育公司,都锁定在垂直细分领域。也许,现在说龚海燕二次创业失败,为时尚早。如果她足够专一,并拿出传说中的“再丑也要谈恋爱,直到谈到有人爱”的韧劲,应该不会被拍倒在沙滩上。

采访结束前,郑金礼告诉记者,龚海燕对二次创业失败有心理准备,但短期内不会再见媒体,她现在担任91外教董事长,负责战略层面,具体运营交给郑打理。这个脸上稚气未脱的86后青年,有着同龄人少有的踏实稳重,在外语培训这个红海中,他能带领91外教杀出重围吗?

剪切机生产制造商

中药减肥秘方

外国性风俗